top of page

7/24/2021

Updated: Jul 22, 2022

思考一種道德:是甚麼因素使得我比一個強姦犯更加有道德?


一個人去強姦——一個人通過某種方式傷害另一個人——自然,這是不折不扣的惡:他心中燃起這種不好的慾望,未能克制或沒有打算去克制,於是他行使了這種暴力。我的心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不好的慾望(自然,這是神的恩賜),我不需要克制任何事情——爲甚麼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可以在道德上比他(還很可能試圖克制過!)更加髙明?


有時我心中出現其他不好的慾望,依照所謂的常識來說,這種慾望比起強姦他人的慾望來說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我有時會開非常不得體的玩笑,或者剛到一個新地方不如意,就下意識對這個地方的所有人有所怨言,或者忽然地生氣,對自己或別人不滿意,當時脫口而出就罵了人,說了傷人的話,等等。而無論是突然變得憤怒,還是在憤怒的情形下做出的反應,都常常出現在不假思索的情況下——立馬打算克制的情況可能反而是少數。在此之後,有時我爲此感到悔恨、追悔莫及;有時我試圖找到某種藉口來爲自己的惡行加以解釋,比如把責任和過錯推給他者,雖然我心裏清楚,或者說我願意這麼要求自己:他者是否有責任和過錯,和我自己做過甚麼,完全是不相關的兩回事。


A的心中有強姦的慾望,他實施了強姦:他被我們認爲是不折不扣的罪人。B的心中有強姦的慾望(只有神能評判),但要麼這種慾望不夠強烈,要麼他克制住了,總之他沒有犯罪,只是有一次,他在網絡上不自覺地幫某位著名的強姦犯開脫了幾句,於是他成爲了被網絡上的其他人唾棄的對象。


C的心中沒有強姦的慾望,據說,他是一名班主任,有一次在課堂上當眾批評了一個學生,當時他覺得是有理有據的批評,是他十年來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但這個學生恰恰經受不起,很快自殺掉了,大家說,這是一個有罪的老師。C感到痛心,除此之外,我們不知道他感到有罪還是倒楣。D的心中沒有強姦的慾望,他有時確實會生氣,會說一些不太得體的話,也因此有好幾次,和朋友起了矛盾,還有一次大吵一架,之後再不往來。可是兩個人後來回憶起彼此,雖然也承認,確實沒有辦法再相處下去了,但兩人卻從不說對方的壞話,還說對方是一個很好的人。


有一天,D在網上看到強姦正作爲一個公共議題被討論,據說一個公認的大明星有此罪行。他不可避免地回憶起這些和朋友吵架一類的、一般會被看成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情,他想起他說過很多傷人的話,確確實實地傷害過一些人——其中的一些曾經很愛他,他有很多惡的慾望在心裏未能克制過,他不可避免地問自己:爲甚麼我就比一個強姦犯更加有道德?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