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16/2021

語言學家有時愛說,人與其他動物的最本質的區別,就在於人擁有語言。這當然不錯,但因爲我常常對動物漠不關心,所以不知道這有甚麼好說出來的。我想的是,最為重要的,是語言也把我們與神區分開。這種線性的投射在於神是並無必要的,但人至少需要通過這種序列才能夠在某種程度上接近神。我覺得我想得不錯。但丁的說法我是後來纔看見的:

天使和低等動物不需要言語。(《論通俗語中的口才》1.2.2)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