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0/13/2020

Aphrodite


我們所經受的狗屎一樣的教育已經不允許我的頭腦去相信我本該用心相信的事情了。我全身心地相信着神,但是不相信具體的教義,不喜歡任何宗教,有時連神諭也會忘記。我一度非常想,但沒有辦法成爲畢達哥拉斯的信徒。一想起世界上還有不循環的數的存在,就覺得非常難過。初中的時候班上的聰明同學攀比着背誦圓周率,記憶力不好的我很早就放棄了永恆。在知道愛之前就放棄了。這是好的事情嗎?我不知道。我不斷地回想起今年七月的那個夜晚。幸福的夜晚。我回想起在那個瞬間的所有的幸福。我回想起在過去和未來的所有的苦難。一想起那樣的瞬間過去不會有,將來也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就覺得非常難過。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