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14/2021

沒有面孔的細節。沒有細節的氣體。沒有氣體的夜晚。我恐懼的一切事情。一切。


我常常有兩種思維。有時覺得具體的事情總是可以解決的,要麼被辦法,要麼被時間,要麼被死亡,是其他的,是算不上事情的事情把我擊倒。而另一些時候,我只恐懼於具體,因爲它們強迫我做出反應,將自我的靜止拒絕,讓我無法保持在我自己。……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