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迎水道紀事

Updated: Dec 5, 2022

1


還遠沒有到下雪的時刻。

熱情在白駒的林中轉身。

山陰空氣沈淨,他尾隨着

幻影:陽光中多餘的鹽分。


故他渡向城市,如舊日之烈風;

六月欠下債務,卻由一月償還。

哦,別去管咽喉的病症,

記憶是一位傲慢的預言。


黃昏時他總獨自坐着。窗外,

樹木靜止,陌生的容貌

若隱若現。回聲正欲走來:


那遙遠的細節火車般呼嘯,

他所見的事物從不會存在。

暮色下一隻索味的辣椒。


2012.9.2初稿

2013.7.15改


2


常常受困於爬山虎的焦慮

依附的樓房已是太過古老

不要在成爲鏡子之時掙扎

那是你本應該承受的煎熬


是無字的信指引我拜訪你

卻是借來的思想被我思考

哦影子,看見了嗎?看見了嗎?

一隻透明的鳥落在了樹梢


2013.2.3


3


最好的日子早已過去

 清風像種子埋在土裏


我們把話留到明天說

 讓影子的波浪悄悄走過


許多年前飄來的雲

 現在只有偏離的聲音


我相信偏離擁有力量

 在夏天越過大街小巷


而人羣走在田野之外

 最好的日子尚未到來


找不到一個幽閉的空間

 古舊的牆的另外一面


2013.5.23


4


一個下着雨的暗黃的夜晚,

是些許風響在草叢裏活着。

在它來臨以前記憶正顧盼,

把窗戶上的倒影交還於我。


當它已然來臨,路口的燈光

搖曳如同老者低沈的嗓音。

讓時間留下。我們慢慢走向

水的原野。保留的塵埃與心。


倘若愛之謎語在此刻凋謝,

卻更加閃耀;試圖尋回的夢

引我溶進更加渺茫的季節。


而季節總是由呼吸來構成,

正如那個深如瞳孔的雨夜,

你一定聽見過遠處的笛聲。


2013.7.12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