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文學教師》與《約內奇》,兩種可能性

在故事的開始,這兩部小說都描述了一種在那個社會極爲常見的情形:男主人公愛上了一個年輕女人,就常常到她家去,見她、她的父母、她家的各式各樣的其他的來客,然後在一個晚上向她求婚。


在《文學教師》中,男主人公的求婚非常順利。兩人早已經互相愛上,一切順理成章。他們度過了非常美好的婚前及新婚的生活。可是過了幾年,男主人公開始覺得一切都很庸俗,難以忍受:妻子、自己、這座城市。幸福是白撿的,錢是白撿的。自己作爲教師,一件有益的事情都沒做過。蠢人和聰明人的唯一區別是後者千方百計想要掩蓋自己的愚蠢。妻子的姐姐遲遲沒有結婚,妻子就怪到常到她家去的一個軍官身上,說他明明老上門,卻又不求婚,這很不好。男主人公很生氣,說我當初天天到你家來就必須要求婚嗎?妻子說當然,你自己也很清楚的。


在《約內奇》中,男主人公的求婚是完全失敗了。拒絕他的年輕女人說:要追求藝術。不久後去了另一座城市學音樂。過了幾年,男主人公開始覺得一切都很庸俗,難以忍受:自己、那一家人、這座城市。這時候那個女人回來了,又找到男主人公,表達自己的後悔,說再也不會有比他更好的人。可是男主想:幸好當時沒有結婚!於是刻意回避了這家人,再也不上門去。他老了,胖了,唯一的愛好是打牌和數錢。可是要讓他回憶一下在這座城市度過的這些年,他還是這樣承認:只有他的那段陷於單相思的短暫的時期,才是他唯一感到幸福的日子。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