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晦澀頌

還有少數作品仍然有些晦澀難懂。

——毛澤東


我在莖管裏窺看星象,沈默

是它的小標記,單獨的觀眾有眾多的孤單

閉上眼,我就成了其中的一個

是畫而不是鏡子,映射古代的鳥啼聲


我的專屬的意象,無證駕駛的掃把,有時

曾是專諸的異想,它岩石般的尾巴

忘了打轉向燈,到月亮去找另一個答案


我們晦澀的愛,是海的蹺蹺板,你在

船票的另一頭,呼喊着浪的運動

想夠了事情,就說大紅斑是一隻蝸牛


我的生命中途的解,是不可知的常量

我們躺在夜的草地,回憶薩摩斯的整數

望着外面,兩三個就是所有

近看都是各色的火,遠看是金色的小星


2015.8.5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