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冬季信札(蜀語詩)

Updated: Jul 19, 2022

我已遺失羞慚之贈予,

對於情緒的自由的發生。

一次落葉消隱在落葉裏。


如一個乞丐打開冬門,

樓閣的陰影正如約迎接。

啊女士請容忍暮朽或天眞,

在芍藥居,在你我的祖國。


偶然的過節,偶然地過節,

當爆竹吐露適時的爭吵。

我已遺失遮掩之事業。


是甚麼力度讓我們氣惱,

從一個他者的隨手的流雲?

窗鏡之中我們早應該知道

人不能通往任何的內心。


而來客步入記憶的花徑。

自由體固然切膚如海洋,

還請原諒我再放上個壞韻。


用外國話或者普通話腔,

戴膠手套,沒甚麼壞處;

表呈一幅更加艱澀的思想,

不同的口音我又何以說出?


它指引我扮作不同的人物。

啊不,我纔不是另一個我,

莫要誤會垂頭的同義反複。


在操壩上,我沒有把握,

當我扔出一個廉價的球,

或者有,但並不證明結果,

像一個小人把積木硬湊。


過路的人啊,請不要走!

請把嗓音給我,你愛的人。

你將欣然瞥見我的顫抖,


用你美麗而驚訝的嘴脣。

莫要抱怨光輝變得太快,

亦或太慢;也莫要再追問

是甚麼身影議論在大街。


啊,有太多東西無從瞭解,

除了另一種禱告的方式

我已經找到,在神明之外;


以及我的歡樂,你要克制,

要克制。她的黑色的眼睛

正像個精巧的形容詞,

沈迷在無事包經的事情。


我會望見幸運的疏星,

當它不因單獨的個體苦痛。

大都市有深冬的鐘鳴。


生活不斷轉過她的面孔,

還缺少一次,在芍藥居;

在那些無法拋卻的自由中,

你們仍說着無關的話語。


2014.11.23-11.25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