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禮拜三又三分之一

令人不快的話語會讓我變慢,

把潔白的初速度過繼給天空。

對於時間曾有教科書式的批評,

它的旋轉是詩句但沒有詩篇。


在明天消失不見的死者的口音,

就只好遺贈交給記憶的牲畜。

可是某個雙音節詞的討厭程度,

已經超過了愛超過短距離的心。


情感的嫌犯以及添油加醋的食糧,

把同一個詞語抄寫了三天三頁。

水滴在節日已丟掉冰冷的力氣,

再不可以與事情直接接觸表層。


開始了新的摸索。次數而非物體。

隱患而非隱情。滑向世紀的表親。

明媚的屋子裏又咳嗽了另一個人。

我們的主語正要送別遠方的來客。


2018.11.9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