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猴子和打字機

Updated: Jul 20, 2022

既然詩雲中包含了所有

可能的詩,那其中自然有一部分

詩,是描寫我們全部的過去

和所有可能與不可能的未來

——劉慈欣《詩雲》;他寫下討厭的作品,

原諒我引用他,也原諒我虛僞的註解。


在永恆的打字機上

無窮的猴子敲打着

據智慧的學者說

有一天這些猴子

將敲出莎士比亞

只要時間足夠的長

只要猴子足夠的多


在永恆的打字機上

無窮的猴子敲打着

據餵養的學者說

其實這時猴子已經

敲出一些鮮豔的花朶

一段飽含眼淚的獨白

和兩首動人的情歌


在思想的雜亂中間

在噪音的痛苦中間

這些猴子出於偶然

敲出一些鮮豔的花朶

這些絕不凋謝的

還將再度開放的花朶

只要猴子足夠的多


這些猴子已經敲出了

永遠愛着的朱麗葉

但還沒有敲出一個死者

還沒有敲出絕望

這些猴子同時在敲出

不可理喻的愛和字母

這一點不需要我說


在不可理喻的字母中

將有無數的流浪的生活

在純粹和偶然的愛中

一個人回想起另外一個

有時猴子失去了耐心

敲打着邊緣的標點

證明了古代語言的法則


在永恆的打字機上

無窮的猴子敲打着

有一天這些猴子

還將敲打出我的愛

還將敲打出我的愛

以及人類的毫不在乎

以及這首猴子的情歌


2020.11.3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