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每個人對此相當生氣

Updated: Jul 20, 2022

A與B是本地地主的兩個農奴,住在一起,其生活所需全部仰仗地主。該地主出於某種不爲人知的原因,或者說沒有原因,每天分發給A與B兩人不同份額的黑麵包:每當A得到三片黑麵包,B只能得到一片。B對此相當生氣,每次總想從A那裏拿一片,但A並不理會,心安理得地享用他得到的黑麵包。A想,考慮到他每天的勞動量,自己得到三片黑麵包是完全應該的,甚至是有些少了。因此,每次B想從他這裏拿,A都對此相當生氣,常常惡言相向,最近的一次還動手打了B。B面黃肌瘦的,每天的勞動量也遠不如自己,憑甚麼從我這裏白拿東西呢?


這一天,旅途中的C與D經過本地,目睹了A與B兩人的爭執。瞭解情況後,C對此相當生氣。他說,B受到的是不公的對待,在A身上體現出的則是完全的麻木不仁以及人性的不完整,應該受到道德上的譴責。C決定幫助B,他拿出他自己的乾糧給B,還決定要爲他從A那裏搶來一塊或者兩塊黑麵包。鑒於A已經長期享受如此之多的利益,即使把他的三塊黑麵包全部搶奪過來,在道義上也是絕沒有任何問題的,C氣忿地說道。


D對其同伴C的做法相當生氣。首先,D在這趟旅途的前半段就意識到,他遇見了出行時,尤其是兩人出行時,常常遇見的那種情形,即,並沒有發生甚麼值得一提的大事,但自己相當不開心,對同伴不滿意,覺得這趟旅途還是快點結束爲好。但因爲並沒有發生甚麼值得一提的大事,所以表面上兩人相安無事。D並沒有刻意隱瞞,但此時C似乎尚未察覺到他的情緒。D一直覺得,僅因爲一點小事情就向朋友發作,無疑是相當不體面的,這同時還有將尚未完全毀掉的旅途完全毀掉的風險。


其次,D意識到,最主要的問題並不在A身上。當然,打人不對,但問題主要不是打人,而是貧困。並且,即使如此,又有甚麼理由去把本就屬於A的東西搶過來呢?D想阻止C,但一方面,他總是覺得C的反應和做法中有其正當的部分。儘管他同樣意識到目前的情況是不對勁的,但自己並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在這種情況下,要去阻止一個有心做好事的人,他感到非常不安。並且,與C的義憤填膺相比,D懷疑自己的內心實際上是相當無動於衷的,這讓他在自己身上感到一種在道德方面的卑下感。另一方面,他意識到自己對C的做法的反感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本就心緒不佳,想快點結束旅途,因此不想在此逗留過久。D覺得自己動機不純,這種感受讓他對自己感到相當生氣。於是他並沒有阻止。


接下來的事情沒有甚麼好說的。B在C的幫助下搶到了黑麵包,還狠狠地羞辱了A。他覺得,兩人之間的地位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C對此表示滿意,就和D一同在第二天離開,繼續他們的旅行。此時C已經隱隱約約意識到D因爲甚麼事情正在悶悶不樂,但他回憶起旅途中的種種經歷,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甚麼,也就沒有完全放在心上。在路邊的小店裏休息的時候,C和D從旁人的談話中聽到了亞歷山大二世被民意黨人炸死的新聞。


2021.5.1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