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又將回到那個純潔的夜晚

Updated: Dec 4, 2022

我又將回到那個純潔的夜晚

唯一的夜晚。室內閃爍着

燈的亮度,酒精一樣的純潔

窗子的外面是黑色的黑暗


意料之外。我虔誠,我安靜,我顫抖

我想起《馬堡》的第一個小段

而世界裏沒有發生過錯誤的事情

使我的厭惡充滿了時間與空間


我記起家長的告誡,我們的長輩

修身慎行,全不知善。他們說:

「一個年齡有一個年齡的事情

經驗而非理性,你要回應肉體的期待」


於是良好和怯懦的人,在口袋裏豎出

顫抖的中指。我則把世界當作口袋

在內部自稱蹩腳的詩人,現在處於

二十代的後半。我活過的歲月


長過朱麗葉,長過樋口一葉,往後

只剩下失眠、恥辱和災難。我想:

此刻神昭示我符合年齡與身份

我此刻的事情就是:頹廢的事情


瘋癲的事情、自殺的事情。而我

比誰都要理智,比誰都要健全

我的心像酒精一樣純潔和自然

我謊稱抑鬱症只是現代的發明


人應當只愛智慧和憂鬱,有時還愛

另一個人。我將活生生地活下去

我詛咒我的記憶和對詞語的想像

我詛咒你無法見證我的死亡


儘管我的生活曾是無窮無盡的

不再回返的數列,我的愛卻將是

一個圓。我尚不能知道這首詩

屬於哪一側,當新的魔鬼說着


那個瞬間的純潔,過去不曾有

將來也不會,當庸眾和我的頭腦

仍然拒斥着心靈。心靈卻燃燒

我又將回到那個純潔的夜晚


2020.10.31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