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愛的告白與哭喊與紙片人之歌

「美和漫長的愛情也許還不夠嚴肅……」

側面!在音樂聲裏度過了作為側面的生活。那個時候我終於意識到了這個體裁的長處……後來我趴在書桌和紙上,思考着想要寫下的詩句——上手くなりたい!——擦掉。糟糕的詩句……

當我回過神來,我生活在動畫的世界裏。於生活的愛讀者,這是一個修辭;於此刻與我,它的字面的意思——我的匱乏的技巧與失控的情緒——各司其職。我寫——上手くなりたい!——變得不再不好意思。果然繆斯也是紙片人吧。於是——

我一邊哭一邊哭喊着:上手くなりたい—— 每當眾多的光穿過光輝的直角: 沈入黑暗:轟鳴聲立於道路之上: 一邊是欄杆而另一邊哭喊……

太陽落山。陰影落在登山的這一面。說話!——語調不對……顧盼!——修辭不對……思考!——而思考並非使用語言!……不對。


此時我注意到情緒與色澤……情色的場面……氣息太多了。唯獨疼痛是可以忍受的。看清自己之後果然就能夠原諒言語呢。俯身的動作的本來的含義。在那之前,留下一些時間來喜悅意料之外的事情。在更遠的地方人們像這樣說話嗎……可是——

変態!隨即她這樣對我說道—— 我想我的性格總還不至於糟糕: 如一個打爛在雨水裏面的蛋糕: 這顆心和水都是往下流的事情……

而生命的分鏡頭告訴我的,不再告訴任何人……


一首宋代的律詩是多麼討厭呢。可我既不知道什麼宋代詩,也不懂中國話。兩種意思。


而神明振動着這裏的空氣,爲我更替了在山另一邊的聲音。更加後來和遠的地方,簡單的意思重新變成了不好意思,黑夜的自白變成了含混不清。


……無論如何,不再會感到不安了。只是——

到額頭到鼻子到嘴脣。特別的人嗎—— 一支樂曲比安靜的事情有更好的結尾。 兩雙拖鞋淩亂地擺放在冰冷的地方。 三年なんてあっという間……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