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室友的降生

你的室友是一個身體孱弱的男人。孱弱到你覺得任何人都隨時可以欺負他雖然任何人沒有。你們一起去上體育課並第一次在大學跑了一千米。他跑得很慢而且臉色蒼白,只有兩個同班同學更慢而且都是理所應當的胖子。一天后你的室友決定和開始了他的每天的晨跑,你覺得他是一個要強的男人。第一天你的室友花了四分四十五秒跑了一千米。他給自己定下目標每天都要比前一天快上一秒,雖然不可思議但是他還是不帶表地做到了這一點。時間過去,在第二百八十五天,他花一秒鐘的時間跑完了一千米。回到寢室後他覺得一點也不累,突然想再跑一次一千米,可當想法剛剛降生在頭腦,這一千米就已經完成。即使是他自己也會覺得不可思議,他仍然站在寢室裏,左腳不知道什麼時候向右移動了一釐米。他奇異地認爲自己應該跑下去,於是在下一秒他花了負一秒跑完了一千米,也就是說,下一秒的他和前一秒的他同樣年輕。晨跑在繼續,再下一秒,他則以一秒的距離年輕於前一秒的自己。然後是兩秒,然後是三秒。每一秒的他都比前一秒的他更加年輕。在三萬四千秒,也就是快十個小時後,他已比三萬四千秒前的自己年輕了一到三萬四千的自然數的等差數列的和秒,也就是十八年有餘。這時的他已經是一個剛剛降生的嬰兒,既不能跑一千米,也不能想到跑一千米,只能蜷縮在本來屬於自己的龐大的衣物裏。這個時候你的室友的室友回來了。你打開門,看見地板上的衣物和衣物蓋住的似乎在努力向外爬的小人,覺得它理應有一點小聰明。


2016.8.4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