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太陽宮紀事

Updated: Jul 19, 2022

1


在清晨顏色變得清晰,而我們

走出門去。風不總是竊竊低語。

昨夜,低沈的雨像閒敲棋子的

古人,不再有一絲困意。就像


我們走出門去。可爲甚麼不是

同一扇門。頭髮越長越長,我

更加蒼白。我們喫冰棍的時候,

就想,有時候我們是同樣冰冷。


他曾經膽怯,而我的膽怯卻是

理所應當。我至今這樣相信着,

他現在在哪呢,如果讓我記得,


他說,是一次生日,在五年前。

可我知道他直到原諒我,只道

鋒利如同虛構。如同一把紙刀。


2


雨天的擁抱中我們沈溺於斷章

取義。白光漫延過頂,當十月,

當他的影子消卻,一支螢光筆

落在潮濕的地面。我心甘如醴。


天氣總是比昨天更冷,遠去的

總在遠去。秋風正膨脹,像是

穿過窗門的時態,我猜忌不住。

那看守風景的人早已白髮匆匆。


而無形的事物追逐於我。既然

不是烈士,又爲甚麼捨生忘死,

如果好運終會來臨,請讓我做


一枚軟柿子,請讓我歌唱一首

挽歌,爲了枯萎,我們不過是

挨着坐着,說着時間狀語從句。


3


我頭重腳輕。被祈求的是鳥的

聲音遙遙欲墜。記憶朝發夕至,

我想像一次電話,我倒立,我

是一整天的蜷縮,我的作詩法


被當局取締。中學生複習政治

不正確的事情。太安靜太安靜,

我只在原地。誰又是鏡子深處

高談闊論的象形。我曾聽見他


說:越厭煩甚麼就越需要甚麼,

並像一截被捲曲的菸頭被撿起。

街道的水流如今是太陽的陰影。


我顯得快活,像一面掩上的門。

如果不願愛我,請拋擲我的心。

而我將死,曾經努力保持戰慄。


4


一個飢腸轆轆的人曾經造訪我

的屋子,甘甜便浸透我的身體。

時光流轉,陽光陰暗,四季蘭

蓬勃地生長。我說出他的名字。


我們躺在沙發上,討論愛情的

方法論問題。一個共同的朋友

在遠方消逝,如同軟弱的冰塊。

我們歎息,我們說不好的事情


有漂亮的發生,我們勸死了的

別再死去。我們只好互相憐憫。

我和我的疲倦握手,不再獨處


一室,也不要遺世獨立。誰又

迷戀熱情,躺在沙發上,提起

命運。看遠處的窗簾一開一合。


5


細緻入微的時候,我失去了我

所倚借的裊裊餘音。我睡不着,

披上外套。想見一粒塵埃翻來

覆去,如果曾被太陽鞭辟入裏。


而一滴水是由多少個自己組成,

像互相翻折的銅鏡?有太多的

我在這裏。我們的詞語張開他

的手臂與嘴,如美麗的舊牀單。


如水逝,如被折起的黯淡花瓣,

記憶仍退卻。而夜晚表裏如一。

將有甚麼技藝是我曾經追求的?


我問他,當他緩緩地敲一扇門,

可所有的緘默不語。太過湊巧,

我用我的傘蓋住我所有的地域。


2015.3.23—4.15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