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古代詩人畫像

Updated: Dec 4, 2022

不再有誰認得一張眞實的臉:

如果這是遺憾,那我們何其幸運。

在相機發明百餘年後,

在眾多的一頁,在無邊落木的一側,

紙張發出紙的聲音。


黑白相間,像素模糊,一張哭臉。

我們覺得這很自然,我們

本就覺得該是這樣;看見它後,

我們覺得他本該是這樣:

把教材分給孩子,

把孩子分給教材,

如果一千個讀者只有一個我。


山水太大而人總太小,

有誰會把偉大的臉掛在牆壁?

只是在一張紙上,

我們都想像着甚麼,

只因未來不屬於任何的一個。

在無聊的充滿笑聲的下午,

我們打扮自己像打扮別人。


道與佛都太過奢侈;

而儒學無用,除了打和捱打,

除了酒杯子和窮學生,

除了多默對一句就多拿一分,

除了眾多喧鬧裏唯一的聲音。


在窗外的雨聲裏,我逆來順受,

這教材已多年沒有眞正翻開。

那麼,他究竟長甚麼樣,又應該

是甚麼樣?啊,我們何其幸運!

我們這些新臉(眞實的)

都在扉頁上。感激不盡。


2015.1.9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