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古代詩人註釋

Updated: Jul 20, 2022

1


某年至某年,某個朝代,某種理所當然的身份,

某部作品,某些定中短語,某件人生中的大事。

如今他定居於該書該頁的該處角落,他曾經,


如果從來沒有例外,賴以生存之物就絕不是

某種修辭的載體。他的身體機能亦歸功於

油燈與睡夢,某次遷徙,某種不潔的飲食。


2


他醒來在晨鐘暮鼓時分,他穿過在江湖廟堂之間。

他令人熟知的身份是他事業的副產品,就像是

一株竹子,在年月與匿名之後,開出枯瘦的花朶。


……註者寫到此處,就不再是他的或與他同行。

只因喧賓奪主,古老的戒律被遺棄,火焰

已從質料中剝離:而光的優先順序總在悄然改變。


3


他早已死去,正如他早已出生;沒有一條註釋

會稱他是已故之人,正如沒有任何文獻至於確信

他曾經生活。明與暗相隔太短。被看作是


兄長的生命纔得以跨越世紀和星系,接着

是哀悼;而一個早已死去的人就不曾死,如果

已無人愛過他的妻子,也無人得見他的葬禮。


4


他熟知格律,對仗,人和門押在不同的韻裏;

他習於禮儀,倫常,在事典中不斷重疊的自己。

他殘酷的周遭以眞心報他,他不知道早已


沈進某種睡眠癱瘓症,甚至以爲自己發出了聲音。

他無緣聽聞繆斯:這倒是幸運之事,儘管

繆斯仍然存在,像在秋水中打望着的魑魅。


5


嚮往着宮扇御爐,他卻被虛無的器物鞭策,

像是人總是先學會唱歌再學會走路。許多年來,

他那燈火通明的家譜早已經遺失,他的某個


無足輕重的名字,棲居在另一棵簡體的譜系樹裏。

他深山裏的願望有時也會想到註者,假如眞的有

這個人。麻木了身心,呼吸着幻影。人生亦有初。


2016.5.1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