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兩首半七律

想讓Rimbaud和Hesse對仗


回首蒼茫淚不禁一片悲叹的天空布满错位的诸星

鏡中命數每重臨。有一条附近的街,我无法再次踏进

乘舟難醉蘭波夢,我梦见绿的夜,在眩目的白雪中

破殻猶傷黑塞心。鸟飞向神。神的名字叫阿布拉克萨斯

堪笑杯前今日事,从无限欢乐的海洋升起这灰色的云翳

久忘影裏故人音。跨越隐秘的门槛,带着躁动的热情

傳書聊託千年後,那么多戒指让我随随便便赠给了人

死室長疑暮色深。成十成百的疯子逍遥自在地走来走去



看不成eva新劇場版我眞可憐


劫後靑春應斷腸,欲通彼岸路茫茫。

使徒重到東京市,肥宅猶居漢堡王。

死與新生空又看,心隨舊語自難忘。

紅池流水依然在,不見綾波明日香。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