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兩處關於時間的詩句

Updated: Jul 20, 2022

其一

你的手充滿時間……

假設這句詩本來就是用中文寫就,那我們需要補充的事情並不多:一個標準的好句子,也因其標準而拒絕引申。但它是譯文:中文的這句詩是有歧義的,儘管原文並非如此。雖然通常的理解是時間在手之內,我們同樣可以將其解讀爲:手在時間之內。


後者的解讀是同樣重要的,因爲作爲動詞的「充滿」在句法上的特點帶來的這種歧義,是中文的作詩法的顯著要素,儘管(很遺憾)它被注意和使用的次數並不多。我們可以很自然地嘗試以下造句練習:

這些房間充滿了古老的氣體 …… 一扇房門將被打開 在氣體的每個成員中

以上詩句儘管缺乏打磨,僅作爲失去生命的例文而編造,但它們的解讀是有針對性的。「這些房間充滿了古老的氣體」,因其名詞(「房間」和「氣體」)在常識方面的特質而讓我們理解爲:氣體在房間之內。然而這一解讀可以在後來的兩行中被取消:房間在氣體之內。一種常常被作者或讀者忽略的作詩法。


無論如何,原文只有一種解讀:時間在手之內。中文(譯文)的歧義僅是翻譯中的巧合而非作詩法的有意營造。我不認爲譯者注意到了這一點。原文(在他處)的歧義也未必在譯文中有所體現。引用的策蘭的詩句與我們的討論毫無關係,之後的例子也是編造的(因爲很難找到現成的典型例子)。但這種作詩法,至少在我看來,並沒有被(絕大多數以中文寫作的)詩人們所掌握。



其二


每個讀者都熟知的詩句:

Es ist Zeit, daß es Zeit wird

譯本是:

是時候了,它欲爲時間。

其他幾種譯文(不一一註明出處):

是該是它曾是的時候了。 是過去成爲此刻的時候了。 是是時候的時候了。 是時間如它所是的時候了。 是它欲成時間的時候。

時間有兩層含義:某種時機/時段或作爲客體的時間本身。它僅在作爲前者時是線性的。從這個角度看,任何使用「時候」的譯本都不恰當。同時,Es ist Zeit(=It is time)中的這個代詞儘管在日常用語中是一個無意義的expletive,僅爲滿足[+EPP]特徵而出現,但在作詩法的角度它仍然可以啟動其指稱用法:It is time當然可以表示它即是時間本身。這句詩,依我看,其深層次的歧義就是對「它」的指認,是對時間本身的命名:在這句詩(線性的!)之前,時間本身(非線性的!)並不存在。


不妨對比胡風的詩句:

時間開始了……

此處「時間」出現在主語上。

胡風的詩句的邏輯是:是時間。然後是存在。

策蘭的詩句的邏輯是:是時間的存在。並且(而非然後!)是存在的時間。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