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人體解剖(或一九零四年橫濱)

Updated: Jul 17, 2022

短髮、眼鏡、灰色的外套

黃昏時他總這樣走過

東京到橫濱,兩年零九個月

如今日語流利,脫口而出


光緒三十年,秋天已經來臨

雨水落在大海的兩岸

此岸,他學舶來的醫術

彼岸,酒館鼎沸,熱鬧如常


先生的解剖課如常。學生們

一個個進來,表情輕鬆

這課已開月餘,面對屍體

他不再會有最初的戰慄


燈光昏黃而純粹。教室裏

沒有窗子,晝夜不被察覺

福爾馬林氣味刺鼻

哦,今晚要用新的屍體


他走到自己的位置,拿出工具

默想講義的內容。偶然間

瞥見那死者的面孔

他認出她昔日的身份


那是他同鄉的同學,曾一起

乘船前往東京。他從未與她交談

只記得那時自己還留有辮子

黃昏時從目光中穿過


他記起她眼中的活的氣息

她熱愛時事、傳單、熱烈的口號

他並不知道後來的事情

不覺手中的工具已經掉落


2013.11.19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