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七月的祈禱

在炎熱的浪水中消失不見的心

我們揣摩着。殺害者的心

使風轉向的心。一隻貓的心

        神的心


自己的睡眠和我的睡眠彼此

並不一致。一種夢只在前者的

深處呈現。我們會忘掉的夢

        回想在新的夢裏


那些大人鍾愛一個鮮豔的詞

三千個音節的詞。一個詞死於

一种象征。虚假的魔法使ひ

        在光陰處沈睡


誰沒有看見,誰就理解語言

沒有音節的語言。一個詞生於

我們孿生的抱怨。用同一種聲音

        我們將理解非此即彼


因爲語言不僅使我們區別於走獸

也區別於神。未經選擇的沈默

迫於愛情的沈默。我們的沈默

        而此刻神開口說話……


2020.7.9

Comments


bottom of page